资讯详情

云南牟定县扑杀5万只狗 公安局长兼打狗队长

来源:京华时报 作者:郭 栋

2006-11-10

  
    云南楚雄州牟定县正在掀起一嘲打狗风暴”,原因是在该县连续发生了人畜被狗咬伤后死亡的事件,之后被确定为狂犬病,范围已经波及到青龙等4个乡镇。按照政府部门的要求,从7月25日到30日5天时间,全县5万只狗必须全部扑杀干净。只有公安局用于破案的警犬和一处守卫军火仓库的军犬可以保留。

558)this.width=558" align=center border=0>

    狂犬咬人3人死亡

    今年4月以来,牟定县有3人因被狗咬伤后医治无效死亡。3人在被狗咬伤后的14~30天内均出现不同程度的发热等症状,到医院就诊医治无效而死亡,经临床诊断为狂犬病毒感染发玻随后几天,又有两头牛和三头猪被狗咬伤后死亡。严重的是,经过统计,发现自今年1月1日至7月25日全县被狗咬伤群众达到360人。事情很快受到县政府等相关职能部门的重视,经过畜牧兽医专家研究确诊,均是狂犬病,于是开始组织防疫部门对狗注射疫苗。


558)this.width=558" align=center border=0>

    政府下文全县杀狗

    就在注射狂犬疫苗期间,又从不同的乡镇传来疯狗咬人的消息,态势已经完全难以控制,为了预防狂犬病疫情,保护群众的生命安全,牟定县启动了应急预案,并向盛州有关部门汇报,得到上级有关部门同意后,果断决定对全县所有的狗采取扑杀措施。

    牟定县政府出台文件,从7月25日到30日5天之内,全县的5万多只狗要扑杀干净,不得遗漏。知情人士说,只有公安局破案用的警犬和担任一军火仓库守卫任务的几条军犬能保住性命。目前全县的狗扑杀率在90%以上,预计在今天之内就能扑杀干净。该县展开了广泛的宣传动员,先动员狗主自行扑杀,再由打狗队负责清理补漏。

    公安局长兼打狗队长

    政府专门抽调公、检、法、司及政府人员成立了打狗队,队长由县公安局长亲自担任。打狗队的队伍迅速从县城延续到乡镇和村庄,乡镇干部和村委会成员也加入了打狗的行列。 

    据介绍,为了确保疫情扩散,也为了防止有狗外流,目前牟定县已经在县城通往周边的所有公路都设立了卡点,对所有过往车辆都要进行严格的检查,一旦发现有狗,当场扑杀。

    3000只狗是否“冤死”

    有一些村民对扑杀狗的行为提出一些质疑,牟定县的5万多只狗中,有几千只是打过了狂犬疫苗的。那些注射过疫苗的狗按理是不会威胁群众安全的,为什么要扑杀呢?

    对此质疑,牟定县畜牧局兽医站梁站长的解释是:该县的5万多只狗中,有4292只注射过了狂犬疫苗。对于全面扑杀包括打过疫苗的也不放过的做法,梁站长说,这些狗注射了疫苗后,也不是100%的都能产生抗体,而是只有85%(约3400只)的有效,有15%的可能不产生抗体。这15%的狗就有可能携带狂犬病毒,并且不能确定具体哪只狗有无病毒。所以,为了保险起见,县政府要求不管是否注射过狂犬疫苗,全县所有的狗都得扑杀干净。


    6月24日,接到首例报告的第二天,县政府立即安排部署“疯狗”咬人防控工作。7月23日上午,楚雄彝族自治州有关专家初步诊断为疑似狂犬病。25日,县政府启动《牟定县突发重大动物疫情应急预案》和《牟定县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预案》,对全县范围内的狗进行扑杀。打狗成了全县工作的重中之重,县领导在县电视台发表讲话,县政府发出了1000多份通告,号召群众防治狂犬病。一旦发现有群众被狗咬伤,必须在24小时内到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注射狂犬疫苗,并及时向畜牧部门报告。

    3至5天内将狗全部扑杀

    从7月24日起,牟定县各乡镇组织了工作组,由领导干部带头,同时做好亲戚、朋友的思想工作,开始对全县辖区内的50546条狗进行扑杀,计划用3至5天的时间,把全县范围内的狗全部扑杀完毕。

    25日起,牟定县全面关闭了县乡犬类及其肉制品交易市场,禁止县内各餐馆销售狗肉。相关部门设立了堵卡点,禁止狗及其肉制品向县外流通,对查处的狗一律扑杀。县政府先后两次共安排了20万元的经费,用于狂犬病的防治工作。对扑杀的狗,每条补偿群众5元钱。

558)this.width=558" align=center border=0>

    狗尸体要统一消毒填埋

    在村委会的院子里,大门右面装着狗尸体的编织袋堆成了小山。一位工作人员说:“这里就是一天所打的狗,尸体用编织袋装好,等待着晚上统一深挖填埋。”旁边放着很多白色的石灰粉,是用来消毒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捕杀狗有4种方法,一般常用的是钢管打死,当然这也是最痛苦的一种方法,有时狗要三四分钟才能死掉;第二种是用电击,10秒钟就可以使心脏停止跳动;第三种是喂毒药,这种也比较好,狗在吃食中慢慢地死亡,没有太多的痛苦;第四种是吊死,这是自杀的方式,很多人家选择这样的方法。



    连日来,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在楚雄州牟定县的许多村路都会出现几个诡异的身影,他们拿着木棒,来悄无声息地来到村子中间,之后就有鞭炮声和敲打盆子的声音传来,再后来,就有狗叫声和凄厉的哀号声传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楚雄州牟定县正在掀起一场“打狗风暴”,原因是在该县连续发生了人畜被狗咬伤后死亡的事件,之后被确定为狂犬病,范围已经波及到军、青龙等四个乡镇。按照政府部门的 要求,从7月25日到30日5天时间,全县5万只狗必须全部扑杀干净。只有公安局用于破案的警犬和一处守卫军火仓库的军犬能保住性命。

    公安局长任打狗队长

    牟定为什么要大规模扑杀狗?据了解,自今年4月以来,全县有3人因被狗咬伤后医治无效死亡。4月8日,共和镇中屯村大路上村民组59岁的肖正友被自家养的狗咬伤后死亡;6月20日,共和镇天台村4岁女孩李文秀被一只无主的流浪狗咬伤后死亡;7月11日,共和镇余新村43岁的施家英被狗咬伤后死亡。上述3人在被狗咬伤后的14~30天内出现不同程度的发热等症状,到医院就诊医治无效而死亡,经临床诊断为狂犬病毒感染发病。事情远没有结束,之后的几天内,又有两头牛和三头猪被狗咬伤后死亡。更为严重的是,在青龙等乡镇连续发生狗咬伤人的事件。事情很快受到县政府等相关职能部门的重视,同时报请各级畜牧部门对几个乡镇的狗进行监控。

    之后经过畜牧兽医专家研究确诊,这是狂犬病。于是开始组织防疫部门对狗注射疫苗,但就在注射狂犬疫苗的期间,又从不同的乡镇传来疯狗咬人的消息,态势已经完全难以控制,为了保护群众的生命安全,县政府果断决定对全县所有的狗采取扑杀措施,并展开了广泛的宣传动员。先动员狗主自行扑杀,再由打狗队负责清理补漏。以此同时,专门抽调公、检、法、司及政府人员成立了打狗队,队长由县公安局长亲自担任。打狗队的队伍迅速从县城延续到乡镇和村庄,乡镇干部和村委会成员也加入了打狗的行列。

    只有军犬和警犬能保命

    牟定县政府出台文件,从7月25日到30日5天之内,全县所有的狗都要扑杀干净,不得遗漏。知情人人士说,只有公安局破案用的警犬和担任一军火库守卫任务的几条军犬能保住性命。目前全县的狗扑杀率在90%以上,预计在今天之内就能扑杀干净。

    在牟定的街头和乡村,随处都能看到追狗的情景。以之相伴的是凄惨的狗叫声。昨日15时许,打狗巡逻到县城的一条小巷时,看到一名穿着时髦的女士牵着一条白色的宠物狗出来,马上上前说明情况,但其思想上一时接受不了,她认为她的狗一直都和她相伴,几乎成了家庭的一员,这条狗一直都比较健康,不可能得狂犬病。经过耐心的劝说,狗主人终于极不情愿地将拴狗的链子交给了打狗队员,打狗队员刚接过链子,可怜的小狗看到打狗队员手中的木棒,浑身开始瑟瑟发抖起来,打狗队员将狗牵到巷子的一边,"啪啪"的响声过后,棍子准确地落在狗身上,凄惨的狗叫声顿时淹没了整条巷子,蹬腿挣扎了几秒种后,小狗不动了,尸体横卧在一片血泊中。此是之前还捂着脸的狗主人,看到了这一幕,再也控制不住情绪哭出声来。一打狗队员说,看到狗挣扎的样子,觉得打狗的确很残忍,但没有办法,因为狂犬病传染很快。

    半夜查“漏网之狗”

    据介绍,为了确保疫情扩散,也为了防止有狗外留,目前牟定县已经在县城通往周边的所有公路都设立了卡点,对所有过往车辆都要进行严格的检查,一旦发现有狗,当场扑杀。

    新甸乡小仓屯村一个姓李的村民说,他家养的两条狗在前天就已经采取吊死的方式进行了扑杀,因为狗经过检疫后很健康,他还请了亲朋好友来吃狗肉。他说绝大部分村民都比较支持扑杀狗,因为狗已经威胁到人的生命安全,政府宣传的比较到位,工作开展得都比较迅速。但也有少部分村民表示不理解,将狗藏到山上或者是一些庄稼地里。每天县上打狗队的人都会联合村委会的人来到村里,挨家挨户检查,看是否有遗漏,如发现有遗漏的当场扑杀。“打狗已经成为政治任务了。”他说。

    关于扑杀狗的方式,在坊间的说法比较多,有的人用绳子吊,有的人用电触,有的用棍子打,也有的人采取用药“安乐死”的方式。有些地方的村干部为了查缺补漏,他们不得不在半夜夜深人静的时候象爬起来,来到村间,要么放鞭炮,要么敲盆子,为的是通过声响引来狗吠,然后他们再按声寻狗,迅速采取扑杀措施,许多藏起来的”漏网之狗“都是用这样的方法找到的。 

    3000只狗是否“冤死"

    有一些村民对扑杀狗的行为提出一些质疑,牟定县的5万多只狗中,有4000只是打过了狂犬疫苗的。政府为了阻止狂犬病毒的进一步扩散,从保护老百姓生命的角度出发,扑杀狗的做法无可厚非,但那些注射过疫苗的狗按理是不会威胁群众安全,为什么要扑杀呢?一棍子打死的做法是不是不太妥当?

    对此质疑,牟定县畜牧局兽医站的梁站长的解释是:该县的5万多只狗中,有4292只注射过了狂犬疫苗,都是兽医站的出动所有的工作人员挨家逐户的上门去注射的,每打一只收费3~4元,一年只要打一次就可以了,打过21天后就会产生抗体,就能抵御狂犬病毒的入侵。对于全面扑杀包括打过疫苗的也不放过的做法,梁站长说,这些狗注射了疫苗后,也不是100%的都能产生抗体,而是只有85%(约3400只)的有效,有15%的可能不产生抗体。这15%的狗就有可能携带狂犬病毒,并且不能确定是具体到哪只狗有无病毒,所以,为了保险起见,县政府要求不管是否注射过狂犬疫苗,全县所有的狗都得扑杀干净。

    县政府:决策正确

    该县目前的疫情控制情况如何?牟定县政府有关部门道出了原委:据悉,今年6月23日下午,该县政府办接共和镇政府报告,该镇余丁村委会发生一起疯狗咬伤禽畜的事件,紧接着又接到其他乡镇发生疯狗咬伤人、畜的报告。经过统计,发现自今年1月1日~7月25、全县被狗咬伤群众达到360人,被狗咬伤后到县疾控中心注射狂犬疫苗308人,医治无效亡3人。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迅速成立了狂犬病疫情防治工作领导小组,部署全县防疫工作。

    7月18日,县里召集共和、凤屯、江坡、戌街4乡镇领导及畜牧、疾控等部门人员开会。7月21日,楚雄州畜牧专家到该县调研疫情防控工作后,于7月23日初步诊断该县疯狗咬人为狂犬病疫情。7月24日,县政府分管领导在该县发表了关于狂犬病防治的电视讲话后,于次日发出1000份《关于进一步加强狂犬病防治工作的通告》,决定对该县的50546只狗展开扑杀,从7月25曰起,关闭该县所有犬类及其肉制品交易市场,禁止县内备餐馆销售狗肉,禁止狗及狗肉向县外流通,并计划在3—5天内将全县的狗全部扑杀完毕。据记者了解,该县扑杀一只狗给狗主人5元补贴。

    据杨副主任说,为预防狂犬病疫情,该县启动了应急预案,并向省、州有关部门汇报,得到上级有关部门同意后,才决定对5万多只狗进行扑杀。由于狂犬病毒潜伏期较长,无法确定哪只狗带病毒,无法确定这些带病毒的狗具体又咬着哪条狗,所以只得采取全部扑杀的办法。“目前疫情已经得到有效控制!”一政府官员说。一政府官员说,对于狗主他们主要是以做思想工作为主,没有采取罚款等强制措施,但必须确保所有的狗都被扑杀干净。

    伤者仍未出院

    昨日,记者从牟定县人民医院了解到,在该院共收治了5名被狗咬伤的患者,其中凤屯3人,共和镇1人,天台1人,其中有2人是母子俩,小孩才2岁零3个月,另有一小女孩是在4天前被咬伤的,一老太太被咬伤时间较长,但伤势较重,伤口已经愈合,但目前还伴随着疼痛。几名患者的说法大体相似:“狗都不知突然从什么地方跑过来的,见人咬人,见到牲畜也咬,咬了一口就跑了。”据介绍,目前5名患者仍需要继续治疗观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