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详情

宠物医院黑幕重重 胡乱诊疗漫天要价

来源:转 载 作者:郭 栋

2006-11-30

   “狗死了,那女孩哭得特别伤心,可她哪里知道狗实际是葬送在无良兽医手上……我还要欺骗多少人?……”日前,曾在广州某宠物医院做过半年兽医的郑先生来到本报,声称极为后悔自己半年来的所作所为,“诊所靠的是华丽的装修和三寸不烂之舌,可这怎能掩饰它的种种劣迹……”

    郑先生再也不愿同流合污,决意离开这一行当,并抖出了广州许多宠物医院的黑幕:

    —以假乱真。按规定,宠物医院的医生必须持有兽医资格证,受过专业训练。但广州相当多诊所的医师根本无行医资格,有的根本没有学过兽医,有的是学医人的,有的是医猪、马、牛等大动物的,他们连宠物都认不齐,却自封为主任医师、教授。这些“南郭先生”经常是这种针剂不行就改用另一种,或者各种药混合用,死马当活马医。

    —以次充好。医生变着法儿敲诈顾客,将国产药说成进口药。即使真是进口药,也多是即将到期的。以防疫针为例,国产货最低的批发价仅5元,宠物医院标价高达60元;有的医院干脆用维生素B加注射用蒸馏水给猫狗打防疫针。

    —漫天要价。挂号30元、常规药加吊针120元、骨折拍片上石膏300元、剖腹产500元……少则几百元,多则五六千,甚至八九千,有的更高得令人瞠目。反正这些项目的收费没有标准,各家医院可以漫天要价。有医院甚至还收宠物安葬费,不少善良的人被骗了,出了钱,宠物被扔进垃圾桶还不知道。另外,宠物医院基本不开发票。

    —医院内部管理混乱。按规定,宠物医院必须将工商局颁发的经营许可证和畜牧兽医管理部门颁发的动物诊疗服务许可证挂于医院显著位置,但很多医院只挂一证或根本不挂证。有的医院只有诊疗证,没有经营许可证;有的医院既无诊疗证,亦无经营许可证,纯属“山寨医院”。

    记者暗访所见荒唐:为弄清虚实,记者连日来明察暗访,终于得见庐山真面目。

    本月8日,记者带着专业人士专门挑选的一条健康狗—两个多月大的“欢欢”(化名),在专业人士的陪同下前往三家宠物医院“就诊”。没想到三家医院诊断结果竟大相径庭。

    第一站:德政北路玛嘉莉宠物医院

    “你的狗有什么问题?”记者在这间不大的屋子等了好一会儿,有人过来热情招呼。

    “欢欢这两天不舒服,精神不好。”“你的狗肯定能看好。今天太忙了,还有几个医生在二楼做大手术……”接待我们的倪主管安慰道。

    记者随手接过一份该院的宣传单———全广州最大,设备最先进,技术力量最强,有教授、兽医师、助师多名,设多个专科。好生了得!

    “教授有什么?我们医院还有日本博士,每周六坐诊。”倪主管非常自豪。

    经过简单的初检,倪主管郑重其事地告诉记者:为进一步确诊,需要化验,即三大常规检查,每项80元。

    记者嫌化验时间太长,倪主管建议说:不如做细小病毒检查,只要160元,但检验结果已是八九不离十。记者同意。稍顷,他为欢欢写下诊断结果:“细菌性病症”。接着,他又甩出一句:“那就吊针吧,35元。”

    记者只得交钱,抱着健康的欢欢输液。据同行的专业人士说,在问明欢欢没有呕吐、尿血等症状后,细小病毒检查根本没有必要,也就是说记者白白交了160元的冤枉钱。

    专业人士说,该医院手术间连隔离室也没有,室内环境很差,却摆设了众多奖杯、锦旗和照片,委实像个美丽的陷阱。至于该院宣称的“狗瘟、便血九成可治愈”就更不可信,因为从医学角度讲,狗瘟即使早期发现,治疗的有效率也极低。

    第二站:达道路爱心宠物医院

    “看病吗?以前在哪里看过?”当听到记者的回答后,该医院崔医生脱口而出:“唉呀,你们……上当了!”“他那里技术不行。前两天,有位顾客的母猫在那里阉,结果伤口感染,问题大了,这不,顾客又到我们这里来了。”他一脸不屑地说。

    崔医生开始为欢欢作检查。突然,他发现欢欢刚刚输液时脚上被剪掉了一些毛。“你看他们什么水平,这个毛也要剪?” 很快,他在病历上写下了结论:“肠胃炎”。

    “要想好得快,那必须打血清,然后再吊针。”

    记者一打听,打血清是30元,吊针要60元。

    无辜的欢欢又要因为“肠胃炎”打吊针!吊完,记者询问给欢欢吊了什么名贵药液,崔医生一口回绝:“这是商业秘密,我不能讲。说了你也不清楚呀。”

    第三站:五羊新城宠儿宠物医院

    这是一家正规的宠物医院。陈医生先量了体温,“体温正常”。然后,他详细地听取了欢欢的病情介绍,认为没什么问题。“既然已经吊过针,回家观察再说,吃药则没必要”。

    本月9日,记者又带着另一条经挑选的健康狗—五个多月的西施狗“阿胡”去“看病”。这一回,更令记者莫名其妙。

    第四站:十八甫24号嘉禾宠物用品商店

    看见记者牵着狗路过,店门口一位中年妇女马上拉住记者,“是看病吗?来,来,就在我们这儿看。”记者看见店内陈列着琳琅满目的宠物食品、宠物衣饰,还有一大半地方放着鱼缸、水草等水族用品。

    这地方能看病吗?记者半信半疑地随其入内。该妇女和同伴略略看了一下阿胡,不过半分钟光景,便很肯定地说:“是感冒。打针30元,很快就能好。”

    记者发现,桌面上几乎没任何器械设备,连个听诊器、剪刀都没看到。接着,她们从抽屉内翻出一袋注射器准备打针。“你放心,我们老板是兽医,我们跟他学了多年。”看记者摇头好似不相信,她们便改口给阿胡服药。此时,记者倒发现货架上有几个脏兮兮的药瓶。“这种最好,五元一粒。”“这么贵?能不能便宜点。”“进口药当然贵,不好意思,没价讲。”该妇女撕下一小张卫生纸包了三粒药,一共15元。

    记者稍后了解到,这位中年妇女平时就是卖鱼缸的,该店根本没有开办宠物医院所必须的证照。

    第五站:清平路思思宠物诊所

    该诊所十分狭窄,不足10平方米,没看到有任何医疗设备,只有一桌一椅,墙上什么证照都没挂。医师连白大褂也没有穿,但自诩是“专业兽医主诊”,包看各种猫狗疾病。

    该医师懒洋洋地抬起头来招呼顾客。听完记者的陈述,医师开始给阿胡量体温,没几分钟,答案出来了。“估计是感冒了,打针好得快。”记者耐心地询问打什么针,谁知对方很不耐烦地说,“反正是给狗打的药。”“要不便宜一点,20元打一针。”该医师不断动员,记者也趁机讨价还价。

    正在这时,进来了一位老板模样的人。

    可能医师看出记者没有诚意,便三言两语打发记者:“你要是不想在这里看,回去给它吃点感冒通。但我不能保证一定能好,你的狗还是有点问题哟。”

    就在记者跨出小门的那一刻,医师还在喊:“如果你住在海珠区,可以就近去我们另一家店……”

    记者不禁哑然。

    七成医院非法行医

    近年来,广州市宠物饲养量逐年增加,动物诊疗生意也日益兴旺。

    据了解,广州的宠物医院遍地开花,光打出招牌的就有四五十家,但领齐牌照的只有十来家,其他约六七成属于非法行医。

    不管是否具备条件,都争相开办动物医院、诊所。其中证照不全、超范围经营、从业人员医学技术水平参差不齐、高额收费等现象突出。有市民甚至不无尖锐地指出:“不是店大欺人就是小店坑人。”广州市早在1999年就出台了《广州市动物诊疗服务机构管理办法(试行)》,对开办动物诊疗服务机构应当具备的条件有明确规定。但值得指出的是,对这些非法行医的黑店查处力度还不够。

     广州市农业局畜牧兽医管理办公室人士提醒广大消费者:一定要选择挂有《动物诊疗服务许可证》、《动物防疫合格证》及工商局颁发的经营许可证的诊疗机构为宠物看病。此外,只有正式的挂牌医师(兽医医师资格鉴定证书)才能开处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