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详情

别人叫我狗妈妈,我非常开心(图)

来源:华商网 - 华商报 作者:郭 栋

2007-04-09

闫战云8年来花费近10万元先后收养200只流浪狗,被授予“环保公益之星”称号

闫战云一弯腰,一只狗站起来亲了“妈妈”一下

  “乖娃娃们,妈妈给你们送吃的来了!不要抢,一个一个来。”昨日下午,延安市宝塔区万花山乡锁崖村的一处河道旁,64岁的闫战云在简易的狗舍里对60只活蹦乱跳的狗说道,“让妈妈先洒点水,地上灰尘太大。”话没说完,一只狗就跃入她怀中,亲吻着“妈妈”。

  奉献爱心

  目前收养着60只流浪狗

    狗舍里的60只狗都是流浪狗,它们是闫战云陆续收养的“孩子”。

    1984年,一场车祸使原本健康的闫战云落下终身残疾,她躺在床上瘫痪了很长时间,当时病得很严重。最需要人帮助和照顾的时候,丈夫要求离婚。闫战云离婚后陷入极度痛苦之中,“此后我还办了一个学校,遇到一些麻烦,非常不顺心,甚至有些绝望”。这种心情持续到1999年,闫战云逐渐对流浪狗产生了惺惺相惜的感情,她说:“那些狗可怜得跟我一样,我要照顾它们。”从这一年起,她开始收养流浪狗。

    闫战云用食物和耐心逐渐取得流浪狗的信任,时间长了,狗便和她熟悉起来。近8年来,闫战云记不清被狗咬过多少次,但她用爱心温暖每一只曾经“受到过伤害的生命”,自己也从中得到安慰和快乐。

    8年来,闫战云先后收养过约200只流浪狗,有些爱狗的人来要狗,她就无偿送给对方了,还有些狗被人毒死了,现在就剩下60只。

  悉心照顾

  晚上和生病的狗同睡

    坚强、顽强、坚持、真理……闫战云为每一只收养的流浪狗都起了一个名字,“我们的生命是相互支撑的,狗娃们依赖我生存,我因为它们才活得有意义。”闫战云每年要给狗打几种疫苗,许多狗被收养前都不同程度患病,给狗看病也成了一笔不小的开支。

    闫战云租住的房间里随处可见为狗治病的书籍和药品,“原来对医疗一点都不懂,为了给狗看病,这些年买了许多书籍,我都成一个合格的兽医了。”生病的流浪狗都会得到特殊照顾,它们会被抱出狗舍,挤进闫战云租住的小屋,甚至晚上和“妈妈”睡在同一张床上。

    每天一大早,闫战云把给狗蒸的馍馍放在炉子上后,就去菜市场捡一些菜叶、肉皮和骨头。每隔几天,她会买回一些鸡蛋和剩肉给“狗娃娃”们改善生活。

    这60只狗最多3天就能吃一袋25公斤的面粉。闫战云表示,她现在的退休金每月有一千多元,近8年来,先后收养200只流浪狗已花了她近10万元。

  不被理解

  7个月搬了8次家

    “这些狗都是我的孩子,听到别人叫我狗妈妈时,我就非常开心!”为了收养流浪狗,闫战云多年来受尽了委屈。闫战云还收养了一名弃婴,现在,这个女孩已经14岁了。

    因为没有固定的住房,多年来,闫战云带着收养的流浪狗租房生活,颠沛流离中还要继续收养狗,“有些房东和邻居嫌我们脏、吵闹,不让继续住下去。2005年,居然有人给我的20多只狗娃儿投毒,全死了。”讲到这里,眼泪顺着闫战云的脸颊滑落。去年5月到12月,7个月内她搬了8次家。

    闫战云现在租住在万花山乡锁崖村一间平房内,十来个平方米的房间中,她和女儿的床每张只有半米宽。4月20日,她将面临又一次搬家,“就因为这些狗,我被不理解的人骂是疯子、神经病。”

    距闫战云租住房屋不足一公里的河道中,60多只狗被圈养在一个用石棉板搭建的简易狗舍里,“月底要实在没地方住,我准备把家和狗都搬到斜对面的山沟里。虽然没电也会很冷,但我会把狗娃们养好!”

    今年3月17日,延安市环保协会授予闫战云“环保公益之星”称号,并希望能帮她继续搞好流浪狗收养工作。该协会会长张怀满表示,希望社会各界都能关注流浪动物,并从舆论和精神上支持闫战云,“保护动物,尊重生命”。本报记者 周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