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详情

走近全国首批带犬女警:用口头表扬鼓励警犬

来源:讯时网 作者:郭 栋

2007-04-25
   真情实录4月22日播出节目《与“狼”共舞》,以下为节目内容。

  编导:吴静娴[xián]

  上海市公安局的警犬基地坐落在郊区的一座大院里,每天早上8点,警犬训导员们都会准时牵出自己的狗,开始每天的日常训练。不过从五年前开始,这里就不再是清一色的男性。因为有五个婀娜轻盈的身影也天天出现在警犬训导员的队伍中,她们就是全国第一批带犬女警,人称“五朵警花”。

  实况:我叫陈波,这是我带的狗,它是德国牧羊犬,已经一岁半了,它的名字叫卡卡西。

  实况:我叫杨建萍,这是我的第一条狗,它的名字叫乖乖,是一条史宾格,它的主要工作就是搜毒。

  实况:我叫尹胜娥,这是我的犬叫依萨,它是拉不拉多犬,所从事的是搜爆工作。

  实况:我叫龚[gōng]燕,这是我的狗叫麦莎,是刑侦犬。

  实况:我叫倪娜,这是我带的狗,林林,它是一只搜爆狗,是一只拉不拉多犬。

  本以为带犬女警至少要人高马大,实在没想到,每天和狼狗一起奔跑喊叫的,就是眼前这些文静秀气的姑娘。在这五朵警花中,年纪最小的29岁,最大的35岁。

  杨建萍:以前没有接触,连警犬方面的东西都没听说过,[那为什么会报名]我主要是在网上看到。

  倪娜:其实我报名已经是最晚的一个了,在我看到,网上所有有信息的,参与网上报名的已经有43个了。

  龚[gōng]燕:可能除我以外的基本上每个人都觉得,你怎么去干这个活?

  倪娜:万一有什么东西的话,说不好,可能哪天就什么都没有了,我说什么都没有你也应该懂什么意思,但这个职业毕竟是我自己选择[]的。

  倪娜训练实况:衔[xián]。

  今年30岁的倪娜看上去阳光帅气,像个男孩子,在新疆长大的她从小就特别喜欢狗。经过了五年的磨合与成长,现在无论是她本人,还是爱犬“林林”,都已和从前大不一样了。

  谈论起驯狗,我们原来以为只是个体力活,但倪娜告诉我们,实际上也很费脑子。别以为狗没有思想,想干什么不想干什么,它们的主张大着呢,所以作为训导员,一定要摸准狗脾气。比如对于林林来说,要让他乖乖训练,最好的时机,莫过于“开洋荤”的时候。

  实况:好,站立。好,坐。

  倪娜:我都是用食物诱导的,让他在完全不被动的情况下做这个动作,全都是食物,我们说的奖食,比如说火腿肠,鱼肉片,小小的东西。

  坐、蹲、卧,这些在训练警犬的时候叫作“基础科目”,而搜毒、搜爆、刑侦,这些被称作“使用科目”。在使用科目的训练过程中,训导员只能依靠抚摸、抚拍、以及口头表扬来鼓励警犬,其中最常用的方法,就是口头表扬。所以这五名女警,个个都练成了大嗓门。

  龚[gōng]燕:小姑娘,过来!

  龚[gōng]燕:也不是体力上的问题,而是喉咙上的问题,喉咙一直这么叫,咽喉一直发炎。[现在也是吗?]现在也是的,咽喉一直红肿在那里的。麦莎过来,来。

  龚[gōng]燕是五朵警花中年纪最大的一个,麦莎是她带的第二条狗。考虑[]到女性的体力,警队最开始为女警配置的,都是像拉不拉多、史宾格这样的中小型犬。主要的工作内容也不像男警们一样从事刑事侦察和防暴。但是在看到女警们的出色表现以后,去年,队里也开始让她们尝试训练德国牧羊犬这样的大狗,老大姐龚[gōng]燕对这次尝试卯足了劲。

  龚[gōng]燕:那时候不是有个台风吗?“麦莎”。当时领导说要分一只小狗狗过来,大家都在考虑[]名字的问题,然后我就给它起了个名字叫“麦莎”,也希望她以后能够,无论在工作中,还是它的脾气性格,能够像这个台风一样厉害一点,工作也出色一点。

  不过“麦莎”并不象龚[gōng]燕所希望的那样厉害,麦莎的个头显得非常小,作为一只刑侦犬,先天不足已经让它“矮”了几分。而在之后的训练当中,麦莎的进步又显得非常缓慢,甚至大半年都不见起色,这一度让警犬队的领导开始考虑[]要放弃它。

  龚[gōng]燕:舍不得它,肯定舍不得它,让我带了大半年的狗把它扔弃了,因为这种狗如果我不要它的话,队里也不会再有人来带它。

  想到这一点,龚[gōng]燕决定咬咬牙,继续训练麦莎。那时候正是夏天,根据狗的特性,训练必须避开强烈的阳光。龚[gōng]燕每天凌晨三点就起床,从南汇开车赶到闵行训练两个小时,休息大半天以后,再从晚上七点训练到九点回家。这样的早出晚归对已近中年的龚[gōng]燕来说苦不堪[kān]言,也许聪明的麦莎懂得主人良苦的用心,突然有一天,麦莎好像开窍了。

  龚[gōng]燕:她一直基础科目不是很好,但是过了秋季以后,好像豁然,第二天我带她,她就会了。而且很听话地就会了。

  实况:叫,叫。立,定。卧下,麦莎,立

  麦莎的进步让龚[gōng]燕兴奋不已。这不仅预示者麦莎同样能成为优秀的警犬,更重要的是,在男警官的领地,“警花”们也不甘示弱,显示出非凡的实力。和龚[gōng]燕一样,想和男警员挑战的还有陈波,德国牧羊犬卡卡西就是她的战友。在教卡卡西爬每一个障碍的时候,陈波都会身先士卒。

  陈波:因为狗一般一开始,它不愿意自己先跑,他是比较胆小的,因为没有经过的事情他自己不愿意先尝试。所以要训导员先上去,带着他一步一步走,就这样慢慢来。

  曾经服务于刑警803的陈波,是五朵警花中第一个被选中的,因为她对狗情有独钟。

  这里就是陈波家,带着我们参观的是陈波的父亲陈松国,大大小小的房间里,总共有十多只不同品种的狗。原来,陈波的父亲在马戏团工作,这些都是他登台演出的好朋友。

  实况:转。进窝。

  从很小的时候,陈波就跟随父亲参加马戏表演,对各种各样的狗都颇有研究。一听说女儿被挑选为女警,父亲陈松国举双手赞成。

  陈波的父亲:她还没回来跟我讲,打电话讲,我很支持她,我跟她妈妈讲,那最好了。

  陈波的母亲:我跟她说陈波你也想办法工作努力点,也立个功,但真的回头一想我也很担心,真的防爆被她碰到,有生命危险的。

  母亲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毕竟,一个女孩子带着警犬可不是闹着玩的。陈波在训练中有时候会被咬伤,有时候还会跌得青一块紫一块。但是这些,“警花”们都扛下来了。对于年纪最大的龚[gōng]燕来说,自己吃点苦倒不怕,就是麦莎在练习障碍的时候,老是在同一个地方止步不前。

  实况:她不愿意。莎,好,宝贝,你跳这个行的呀,这个跳上去行的,行吗?跳行。没事没事。好的没事的,你很勇敢的对吗,我们再来一次。

  原来,在以前的训练过程中,麦莎曾经从最高的一个障碍上狠狠摔到地上,从那以后,每次到这里,麦莎都显得焦躁不安。

  龚[gōng]燕:像这种科目它很早就会了,就是跑到那边,它一直会倔在那里,我一直不愿意强迫它去干某件事情,对孩子也是,不愿意强迫他去做某件事情。

  也许毕竟是女性,同时还因为自己是母亲,看到麦莎为难的样子,龚[gōng]燕总是会心软。但是麦莎毕竟是一只刑侦犬,如果不能过这个坎,它最终会被淘汰[tài]出局。龚[gōng]燕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硬下心肠,把麦莎带到这个它害怕的地方,逼它爬上四米多高的障碍。

  实况:跳这个,跳,好,来加油。

  龚[gōng]燕告诉我们,如果麦莎叫一声,就表示她愿意努力试一下。

  实况:上去。快点,上去,加油,好,GOOD。

  为了能让麦莎勇敢地跨越这个障碍,龚[gōng]燕每次都不得不亲自爬上障碍,来鼓励麦莎。

  龚[gōng]燕吃力地爬障碍实况:好GOOD,上去,慢一点,卧下。莎,下去。

  在龚[gōng]燕爬上障碍的时候,我们突然发现,她似乎自己也特别紧张。小心翼翼地从障碍上走下来以后,龚[gōng]燕坐在地上,很久都没有起身。

  实况:还怕吗?你还敢走上去吗,这上面还敢走上去吗?傻小姑娘。

  龚[gōng]燕:[你是不是自己也很怕走这个东西?]是的。[有点畏高?]稍微有一点。上去以后心跳很快吗?心跳,脚抖得来。你也脚抖啊,对,其他障碍科目基本上都能走,因为我也能跟着它一起走,所以它就跟着走过来了,但是它看到我可能在这里也上不上去,我也很害怕的,所以它也一直比较恐惧这里,它可能和我的心跳声有点相通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