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详情

绝育,申城流浪猫的生存之道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

2010-02-17


兽医给流浪猫做绝育手术

 


志愿者给流浪猫喂食

 

  在上海,有那么一群志愿者,他们用“退一步”的办法,为流浪猫争取着生存空间。他们不同于动物收容机构,单纯的流浪动物救助者、喂养人,而是接受了国际通行的人道主义方法——绝育,以达到控制流浪猫数量,缓解人猫冲突和消除公共卫生隐患的目的,然而,这条道路在国内才刚开辟,走得非常艰辛。
  1.都市“副产品”衍生诸多问题
  年底,一则关于上海植物园“打死1只流浪猫,奖励10元”的传闻,悄然在网络上传播,一石激起千层浪,爱猫人和热心人义愤填膺,园方迅速辟谣:子虚乌有,请公众不必担心。
  流浪猫影响到园方正常运作了吗?植物园在随后的公开声明中透露出了一丝隐忧:“园内现有的流浪猫具体数量无法统计,但确有数量过多,将会影响游客游园的可能。”
  植物园的问题,同样在上海数以百计的公园、绿地、小区和校园内发生。你会担心,蹒跚学步的孩子在绿地玩耍时,会被流浪猫抓伤吗?万一被流浪猫抓伤,会传染疾病吗?你会怀疑脚踝上奇痒无比的红色小点,会是小区流浪猫带来的跳蚤所咬吗?
  都市人在用养宠物来缓解压力、寻找寄托、增加情趣的同时,也产生了流浪动物这个“副产品”。搬场了、生育了、不乖了、不喜欢了,主人就会把家猫遗弃在上述地方甚至是街头。而一些未做过绝育手术的猫,保留着高度的独立意识,可能也会因发情而离家出走。伴随着大量城市拆迁和建设工程,流浪猫还在都市内不断迁徙,寻找自己的地盘。
  一位流浪猫救助者说,前几年,冲突集中在贩猫人和爱猫人之间,现在,普通民众虐杀、捕杀流浪猫的现象逐渐增多。许多原本持“中立态度”的民众,由于一些爱猫人比较偏激的行为和不文明喂养方式,反对声渐起,“流浪猫处在一场生存危机中”。
  2.退休“猫妈妈”成为骨干力量
  家住植物园附近的姚、陈和吴等三位阿姨,是植物园内流浪猫的“猫妈妈”。
  前段时间,记者前往尚在整修中的植物园实地探访。眼前草坪上的猫儿,有着柔顺漂亮的毛发、肥硕的身躯、清澈无辜的眼神,一声温柔的轻唤,它就迈着小步向你走来,实在无法将它与流浪猫联系起来,自然地让人心生怜悯。姚阿姨清楚记得,两个月前,一位阿伯将马甲袋放在了绿地上离开,不一会儿,钻出来一只漂亮的黄色土猫。
  上海畜牧兽医学会小动物分会志愿者苏女士表示,流浪猫和生性孤僻、不喜近人的野猫相比,有着本质的区别。为了帮助流浪猫,帮助“猫妈妈”,小动物分会与植物园达成共识,采用绝育计划控制流浪猫的数量,阿姨们欣然接受建议,成了热心帮忙的志愿者。
  据了解,这些志愿者,如今遍布在上海各个地方,例如复兴公园的朱阿姨、陈阿姨,大宁绿地的吴阿姨,闸北某居民小区的何阿姨,她们不仅是爱猫人,也是接受流浪猫绝育理念,并付诸行动的志愿者。
  对于这些平均年龄55岁以上的志愿者阿姨来说,互相之间的联系很松散,除了小动物分会从中协调外,基本是自发护猫。看似人数众多的热心人,却无法形成“群护、群管、群控”的效果,绝育计划只能以单个社区、公园、校园等为单位进行,但是,熟悉猫情、时间充裕、充满热情的她们,又是不可或缺的骨干力量。
  谁也无法低估她们的热情,几天前,60多岁的姚阿姨说,最近正在学习上网,并在论坛里取名为“猫妈妈美美”,发帖后已得到了几个白领的支持,大家纷纷要求捐赠猫粮。
  据苏女士介绍,在香港,有着专门的流浪猫义工队伍,并制作有工作证。在北京,也有10多支年轻的志愿者队伍,而在上海,也迫切需要组织起这样的志愿者队伍。小动物分会表示,将考虑陆续培训“猫妈妈”,统一制作志愿者证件,让她们有底气去保护流浪猫,并带动身边的爱猫人。
  3.靠自己的力量解决社会问题
  资金是回避不过去的坎。手术要钱、免疫除虫要钱、绝育术后还需要地方休养,即使将来放归原地,必要的健康和喂养也需要钱。苏女士算了笔账,一只流浪猫的绝育手术可能只需要100元,但是加上疫苗费、除虫费、治疗费等等,超过了200元。
  在“抱团”之前,流浪猫喂养和绝育资金,都是由个人来承担。这些50多岁朝上的阿姨,经济实力有限,常常陷于捉襟见肘的境地,因此,常常成为邻居嘲讽的对象,“连人都顾不过来了,还养猫,脑子有问题。”
  向社会募集资金也相当困难。一些基金会往往会婉拒小动物分会的要求,他们认为,与其关注动物福利,不如关心关心身边的弱势群体,“我们更愿意救助人。”
  “我就觉得它们很可怜呀。”谈到为什么全心投入救助流浪猫,姚阿姨竟然像小姑娘般,露出了无助的神情。不可否认,她们对流浪猫的关心,有时候超过了自己,很多志愿者自身也是弱势群体,但是客观上,她们用自己的力量,帮助全社会解决着流浪猫这个社会问题。
  研究表明,如果放任流浪猫,将会给社会造成不可预料的后果。一对健康的成年猫及其后代,7年内能产崽42万只,很多流浪猫狗都没有接受免疫,身上携带病毒和寄生虫的几率远远高于家养动物。还有流浪动物的尸体容易形成病菌的传染源,还可能污染水源。据了解,上海畜牧兽医部门也在密切监测着流浪动物的健康状况。
  作为上海的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合法的非营利性动物组织,上海市畜牧兽医学会小动物分会也是举步维艰。没有财政支持,缺乏社会捐助,只能依靠分会的网络论坛“宠物联盟”来向爱猫人募集资金、猫粮,零星而有限。社区绝育计划的指标,其实是由上海各大宠物诊所免费提供。
  几年前刚成立时有专职员工10多人,现在却只有1人,分会办公地点一搬再搬。分会负责人张毅说:“在现阶段,能够成立动物保护组织,已经是一种莫大的支持,流浪猫是社会问题,现在只能靠社会力量来解决。”
  4.得到理解同行者越来越多
  尽管上海流浪猫救助只是处于起步阶段,但是在前进的道路上,这些志愿者并非无依无靠。
  一起挂靠在上海畜牧兽医学会下的医学分会,与小动物分会是“兄弟单位”。前者有着宠物诊所、兽医师等专业资源,而他们适时地伸出了援手。自从上个月推出社区流浪猫绝育计划后,已有20多家兽医诊所加入其中,每一家每月提供10-20个免费绝育指标,如果乐观估计,这就意味着至少将有2000多只流浪猫接受绝育手术。
  医学分会秘书长杨其清医生说:“大量的无主流浪猫处于无人管理状态,容易大量繁殖,而跳蚤、真菌等人畜共患病会对公共卫生产生影响,作为兽医师来说,有义务承担社会责任。”这项计划,目前还是处在起步阶段,杨医生希望有更多的诊所能加入其中。
  个别医院早在几年前就已和小动物分会展开合作,零星地提供免费流浪猫绝育指标,某宠物医院的王医生介绍说,绝育手术的技术较为成熟,成本在100元以内,对于一家中型诊所来说,可以承担每个月40个的指标,但是,这需要诊所和兽医师承担起公益责任。
  迄今为止,为流浪动物做绝育的主体,一直都是民间团体和个人,还没有相关部门和政府参与其中。他们的建议是,有关部门能提供免费的狂犬病疫苗,在绝育的同时做好预防免疫工作。
  志愿者的努力,已渐渐得到了周围市民的理解。绝育计划在闸北的首个试点小区,绝育后的流浪猫放回了原处,小区物业已承诺建立长效管理机制来保护社区小动物,而许多小区市民也表示,如果流浪猫接受了绝育,可以接受它们。
  5.流浪猫绝育既帮猫也帮人
  从喂养、收容,到人性化控制流浪猫的数量,逐渐被爱猫人所接受。70多岁的朱老太,在复兴公园坚持喂养了10多年流浪猫,可是发现越来越累,她知道,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她不可能把猫都带回家,也不可能永远喂下去。
  在北京、上海、南京、杭州等大城市,近几年出现的流浪猫问题,已在其他国家和地区引起重视。全面捕杀是最先被淘汰的解决方法,既不人道,也不科学,甚至对城市形象产生难以预想的恶劣影响。
  在我国首部《动物保护法》专家意见稿中,提到了流浪动物的收容办法,但是并没有得到公众的支持。爱猫人担心,流浪猫收容后,最终的结局可能是“安乐死”。
  北京农业部门的官员曾经坦承,政府收容流浪动物的能力有限。个人建立动物收容所也不现实,经济压力、邻里关系等都是迈不过去的坎。
  在英国,平均每年救助并被领养的流浪猫达4万只之多,他们采取了绝育以及控制食物投放量等方法,将流浪猫数量减少到当地居民可以接受的范围内。亚洲动物基金会的研究也表明,“捕捉—绝育—放回原处”的方法效率高、成本低,统计结果证实,这些方法的采用取得了显著成效。倘若有六成的雌性流浪猫绝育,猫只数目便能维持平稳,更多的猫绝育便能减少流浪猫的数量。流浪猫绝育后,不仅不会随地大小便,还能提高它的生活质量并延长寿命。
  绝育会不会导致流浪猫“断子绝孙”?依照实践经验看,绝育的速度,远远比不上猫只繁育的速度,苏女士表示:“救得再多,也不如生得多,香港做过绝育手术的猫也只是达到了80%左右,而上海能达到50%-60%就已经不错了。”
  记者手记
  去年9月,中国首部《动物保护法》专家建议稿公开征集意见,令人意外的是,建议稿并未引起正反两方的激烈论辩,除了肯定动物福利已走近我们的视野之外,“法典”的合理性、操作性以及出台的时机都受到了质疑。
  在征集的意见中,许多民众都表示无法接受“动物保护”以及“动物福利”的提法,认为目前最重要的是先保障人的福利。今年年初,法律专家组不得不“退而求其次”,转而制订《反虐待动物法(专家意见稿)》。“反虐待”的说法,可能会得到更多人支持,但是可以想见,法规出台的过程,依然非常漫长。
  理性的人们,希望中国的动物福利法、反虐待动物法等法律法规尽快出台,从而根本解决问题,但在等待过程中,爱猫人士“等不起”。那些善心的阿姨和老太太,并不明白什么是动物福利保障原则,但是却有着基本的价值判断,那就是爱护生命。她们和民间团体一起,凭借着热情和执著,用种种缓解冲突的方式,让人们接受流浪小动物,让人和动物和谐相处。
  虽然道路艰辛,但她们是在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作为有关方面的管理者,又该为她们做点什么呢?

评论